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letou乐投丨乐投体育 > 历史 > 千金宫娥 > 第二十七章 沈泰

千金宫娥 第二十七章 沈泰

作者:肯莫儿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9-24 17:33:30 来源:

车马行了一夜,来到一处白雪皑皑的山谷,虽亥时已过,人群往来如织,皆在矿中挑灯夜寻。

采苓气极,心想:若不是资助了沈泰,凭着这些人蛮实的干劲,还不给她挖出个金山银山来。

晋王府内,背对着她们负手而立的男子穿着百花蟒袍,头顶发冠上一颗东珠依旧熠熠发光,极为引人侧目。

“表妹……“那人唇角一勾,慢慢转过身子。

采苓曲腿坐在堂中矮椅上,喝了一盏侍女奉上的茶,又盯着那侍女看了片刻,才道:“沈庶人……“

站在一旁的萋萋倒抽了一口凉气,沈泰身旁的侍卫已经拔刀出鞘:“大胆!此乃晋王殿下!“

“诶。”沈泰垂眼瞥视那人一眼,闪亮的刀已经重回腰间,“看来表妹并非甘愿来投靠本王。”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已是极力克制怒火:“你如今有此成就,我着实为你感到高兴,毕竟从古至今也没有如你这般励志的事迹。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用我的银子,我虽不明白你是如何要挟袁杰遗,可你应该明白我此行目的不过是要同你两清!以后沈泰你胆敢再打我姜氏商号的主意,可别怪我不客气!

“表妹怕是误会了。”沈泰凑过来,坐在旁边的矮椅上,“此事可并非本王一人的主意,当初在天牢里,舅舅给本王许的诺,表妹怕忘记了吧。舅舅说表妹经商数载,所积累的一金一银都是为本王今后东山再起铺的路。”

“本王在那边境之地蛰伏一年之久,恰逢北国政变,各地封侯逐鹿而起,本王幸得表妹作为坚实的后盾, 招兵买马不在话下,三月之内收入麾下之人三十万众,而今更是直指北都成乐,封帝登基指日可待,表妹这时候要来跟本王两清?”沈泰骄傲的似那年灯谜大赛受了太上皇的夸赞。

“你有今日的成就,我从心底里替你高兴。”采苓又喝了口茶,“你素来纯孝,可知你母亲尚在别宫幽禁。你若敢对我不利,我便能让她过得更不顺。”

沈泰眼中流露出一丝伤感,顷刻间已用笑意遮蔽:“表妹你也素来纯孝,又怎会忍心如此对自己的姑母呢?”

“沈泰!”她怒拍面前的小案,沈泰却依旧似笑非笑看着她,她昂首道:“北国金矿权当是送你的的贺礼,放我的人回去,此事就此作罢。”

“金矿本宫是势在必得,袁杰遗却并非受本王逼迫,他是心甘情愿跟着本宫,本王倒是愿意让他走,可是你再仔细想想,一旦他回去南国,此事被人查出一点点蛛丝马迹,可有他活命的可能?”沈泰扬眉问。

采苓想了一想:“有何要求,你且提一提。“

沈泰的黑眼珠骨碌一转:“表妹果然聪明。本王也不是不能同姜氏商号撇开关系,不过需要表妹做一件小事。”

“哼……小事?”采苓撇嘴一笑。

“去年九月初三是表妹的大喜之日,本王忙着逼宫来不及送上贺礼是本宫思虑不周。可本宫当时是太忙了,自然也有忘记的时候。”沈泰竟拱手作揖,采苓只冷笑。

沈泰继续道:“可你那新郎倌却与本王有不共戴天之仇,将本王打入天牢,夺去本王太子之位,如今竟早早做了皇帝,这一件件事就像是将一把把利剑插在本王胸膛之上。本王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表妹也替本王刺一把剑在他的胸口上,以表妹内廷女官的身份,此事不难吧?”

采苓将茶杯搁下,茶水洒了一桌子,她站起身来冷冷一笑:“我只答应将你母亲送来北国。其余的就别浪费口舌了。”

说罢,已经拉着萋萋的手要离开,熟料萋萋挣了挣,竟然径直走到沈泰身后。

采苓看了他二人一眼,转目瞧了瞧北国装束的侍女,沉声问沈泰:“你有今日的成就,应该不止是靠着我那些银子吧。”

又盯着侍女道:“姑娘项间的祖母绿可是价值不菲呀。”

“表妹……”沈泰才刚开口。

那名侍女已经昂首道:“本郡主就是来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令我郎君朝思暮想。”

采苓露出笑意:“郡主误会了,沈泰他朝思暮想之人并非是我。对不住,我没听清郡主可是称我的表哥为‘郎君’?”

“姜采苓!”沈泰终于被激怒。

“郎君干嘛动怒?”扮作侍女的北国郡主嘟着小嘴,“难道跟本郡主成亲郎君后悔了?”已是双眼氤氲,跑出门去。

“郡主……”沈泰连忙去追,临走时不忘狠狠剜了采苓一眼。

“走吧。”采苓拉了拉萋萋的衣袖,却见她颓然站在原处,面无表情,眼中闪烁着泪花,仿佛下一刻就会似断了线的珠子般啪啪往下掉。

她放了萋萋的的衣袖,自己随侍卫到厢房歇下。

门外响起敲门声时,采苓正躺在床上盯着幔帐顶发呆,心想世间之事还真是变化莫测,若是连沈泰也能否极泰来在北国当了皇帝,她将资产全贡献出以资助他恐怕将来也能为列三公。

“进来吧。”她合衣躺在床上,似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少主!”袁杰遗拱手跪于床前。

“袁大哥可知我气的是什么?”采苓没有看他,依旧空洞地盯着幔帐顶。

“少主可是怪我不曾将此事如实禀报?”袁杰遗问。

“那有把椅子,袁大哥起身去坐吧。“采苓冷冷道,袁杰遗却跪着没动。

“自木木饼铺盈利以来,姜氏各商号全由袁大哥一手经营,我虽名衔上是少主,可商号中各大掌柜额无不听命于你。大事小事你要同我说我便听着,你不说我也就不问了。”采苓斜着瞥他一眼,“可是沈泰之事你万不该插手,与之素来无瓜葛,又何必冒此等大险?“

“少主之事便是袁某之事。“袁杰遗郑重道。

“我同沈泰素来没有瓜葛。“采苓很坚决。

“属下知错。“袁杰遗拱手道。

采苓没回答,片刻后,从床上翻身而起,双手扶住袁杰遗,待他站直了身体,才道:“沈泰问我如何敢只身独闯虎穴。我只回答他,如果我丧命于此处,袁大哥会将此处给炸了,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袁杰遗眼中盈着泪花,采苓拍着他的手道:“此番我却不是要来送死。我要平安回长安去,与袁大哥一同回去。”

袁杰遗内疚地望着她,采苓又道:“自然是平安回去,往日所作所为皆一笔勾销。“

袁杰遗已是感激愧疚难分,“我如何还能全身而退。”

“我提的条件,沈泰他会仔细考虑的。若是不行,我便将此事原原本本告知陛下,惩罚再大能大过从此有家不得回,流落到这极北之地?况且求上一求,兴许免罪也是有可能。” 采苓执手道:“这包蒙汗药明日放在门口侍卫的饭菜中,再去备三匹最快的良驹。”

“杨姑娘也甘愿离开?”袁杰遗很疑惑,毕竟前几日他是亲眼见到杨萋萋同沈泰的难舍难分之情。

“嗯。她会走的。”采苓很有信心,这也得感激北国郡主,出现在最合适的时间和地点,萋萋心气高,不会甘愿只身留在北国为妾侍,从此无依无靠。

袁杰遗走后,门被掩住,暖阁内渐渐温暖似春,她却似躁闷难当,推开窗户盯着不远处的一株落雪红梅。

幸亏她领命寻找郁墨言,若是不曾有机会来北国,袁杰遗必定越陷越深,东窗事发后她背着叛国的罪名倒是不怕,她那在蜀中的父母兄弟又该如何全身而退呢?

次日午后,沈泰出门办事,守卫们纷纷被迷晕了后,三人跃上马背朝着怀远城的方向策马狂奔。

途中歇息时,采苓看着一脸疲惫的萋萋,问:“昨夜没睡?“

“嗯。睡不着。”萋萋面无表情盯着一地雪白。

采苓拍拍她肩膀,“别看太久,小心雪盲。”

萋萋眼睛里的泪水一颗颗滚落,“我为何就没能发现沈泰他已另结新欢……”

“不是你没发现,是从不肯相信。”采苓眼中也泛起泪花,“沈泰对她,我想利用大过于爱吧。可是朝夕相处的利用有朝一日也会留下爱意的,不管是深爱还是浅爱,但凡是爱了,便再不能把那名字从他心底里抹去。我们又何必非得去争一争呢?”

片刻无言。

“苓姐姐。”反倒是萋萋提醒她,“别盯着雪地久久看。“

她方回过神来,拍拍裙后的雪,登上马背。

再行了三十里,已是黄昏时分,晚霞染满橘红色的天空,忽见一行数十人的马队迎面奔腾而来。遥遥已见为首之人穿着墨色劲装,身姿气宇与沈牧迟相似,其半个马身后的人微胖,正是陶陶。

“太好了。是陛下和哥哥。”萋萋挥舞了手臂。

“袁大哥速速离开此地。”采苓立刻吩咐,见他虽已调转马头,却依旧目光流连,连忙挥手道,“回去后长安再相见。”

沈牧迟带着数名侍卫轻骑而来时,萋萋策马相迎,采苓却牵着马慢慢走在她后面。

萋萋扑进陶陶怀里,忽然号啕大哭:“哥哥……”似受了莫大的委屈。

“做什么哭?”陶陶轻轻拍着萋萋的后背,“好像是阿姐她要将你拐跑了似的。只是贪玩迷路了对吧,如今不是被我们找到了吗?都没事了,没事了。”

“苓姐姐。”萋萋哭得梨花带雨,“她并非存心……”话说到这里,再也开不了口,只将脸埋在她兄长的怀里。

采苓牵着马满意地瞧一眼萋萋,同时回避陶陶略带责怪的眼神。让萋萋将所有过错都推给她,到底是自讨苦吃,可是杨家她要一心一意保全的,便是她的好兄弟杨陶陶。

转过眼来,沈牧迟已在几丈之外站着,身姿卓绝,面无表情,深不可测的眼眸中似有泪光闪动,她不确定自己是否看错了,慌忙间揉了揉眼睛。

顷刻间已被他紧紧抱在怀里,因为靠得很近,她听到属于他的突突有力的心跳声,那是她的世界里最美丽的声音。

来不及解释半句,沈牧迟温声道:“我不该对你那么凶,你若不想要孩子,我们便一直都不要孩子,可好?只要你别跑,我什么都答应你。”

她露出一抹苦笑,心想:我的人曾经资助着你的敌人,你若知晓了此事,还会什么都答应我吗?

沈牧迟低头看一眼她的这副形容,又将她的头往其温暖的胸怀里靠,“咱们别请神医了,你同我回宫吧的,咱们还像往常那样。我起来便能看见你,处理完政事你就站在那里,晚上睡觉前还能再看看你。”

“阿姐可是让我们找了整整一天一夜。”陶陶忍不住抱怨。

靠在他坚实温暖的胸怀中,仿佛能令她暂时忘记了杨萋萋和袁杰遗带来的烦忧,却又忆起数天前她满怀远城找沈牧迟的提心吊胆,那夜她不过找了几个时辰已是身心俱疲,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找了她们一天一夜。

内疚之感顿生。“对不住。”她悄悄道。

“嗯。”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本以为这场风波就此完结,谁知道真正的灾祸接踵而来。

从四面奔至的军士骑在黑马上,将他们团团围住。沈牧迟将她护在身旁,冷冷看着众敌。

陶陶惊呼:“我们中了埋伏。”萋萋连忙躲到他身旁。

一声马的嘶鸣划破黄昏的天空,众军士忽得让出一条路来,骑在马上昂首而来的人,正是沈泰,却只看了沈牧迟一眼,转目笑着招呼采苓:“过来吧。表妹。”

众敌逼近的压力之下,陶陶颓然道:“少主如今可还是不信?阿姐她果真与废太子勾结。”最后几字如喃喃自语。

一众黑压压的人群,端坐于马上,刀光剑影顷刻将至,他半句话没有,只紧紧盯着她,盼望着她说一句没有,只要她说,他便肯信。

昨日两名被伤得体无完肤的侍卫回来禀告,说她同北国人有勾结,他都可以只当那是普通的置气逃跑,心甘情愿寻了她一宿。

她却只是冷冷看着沈泰,眼睛里全是愤怒:“你要的到底是什么?”

“本王要什么?”沈泰仰天笑了几声后,对她招手道,“表妹,你过来,本王慢慢告诉你。”

“小四……”沈牧迟拽住她的手腕。

采苓心疼地瞧一眼眼中布满血丝的沈牧迟,将他握在自己腕间的手指一根根掰开,是她将他引入虎穴的,便不能弃之不顾。

“你可会顾念一点点的手足之情?”采苓来到沈泰坐骑前,仰着头问。

沈泰埋首轻声道:“本王自然不似他那般无情。本王说过,本王所谓的复仇不过是要当众羞辱他一顿罢了, 这把剑你拿着,替本王刺在他的胸口之上,只要刺出血就成。”

采苓才刚接过利剑,忽觉身后长剑如虹、打斗声渐起。转身一看,是沈牧迟正孤身对战八名壮汉。另一边,陶陶也身在激战之中,随行的侍卫们也纷纷与对方交手,林原之中顷刻间已是刀光剑影、厮杀不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